你的背包

终点站(崔槙+)

三三的灯会亮着吗

:+:.゜(*゚∀゚*)゜.:。+:

《终点站》


圣护周年祭·有本钦隆先生生日快乐·崔槙十篇还愿其七·(虽然这篇对手戏不是很足啦)


 


 


 


-


槙岛在站台上稍稍愣了一阵。


 


这站台和西比拉设置的公交站模样不同,站台上没有标识。有一些人在那里,都是陌生人,脸上也很茫然。有那么一分钟左右,槙岛伫立在原地,试图弄清之前发生了什么事情。然后……啊,他想起来了——我刚刚死掉了呢。


 


那么这车站是为了接送新死的灵魂咯?


 


他觉得有趣,同时又觉得身体还没有马上缓过劲来。还带着余韵——疼痛的、活生生的那些感觉,麦田里的光线和天空变幻多姿的颜色,似乎仍滞留在他的视网膜上。还有追在他后面的、狡啮慎也的声音。


 


最后的那个回答,很狡猾啊……不愧是他所认可的敌人。那份狡猾也令他很满足。


 


不过,不知道那时候那家伙是怎样的表情呢……


 


思绪的飘忽中,突然,槙岛被一只刚硬的手臂猛地从后面勒住了脖颈。


 


“!!”


 


青年吃了一惊,但并没有马上做出自卫的反击。随即那只胳膊也松开了他。


 


“哼……果然是你。”


 


站在他身后的是征陆智己。槙岛转身面对这个被自己杀害的执行官。老刑警也望着他,目光冷峻,但并不带有仇恨。


 


“原来如此,”槙岛开口道,“看来在这里的都是同一天死去的人。”


 


“看来是的,”征陆抱起双臂。“没想到死后竟然还要跟你打照面,一开始我还在想这是不是老天在暗示我可以报一箭之仇。”


 


槙岛笑了笑,把右手插到口袋里。征陆打量着他。


 


“你这混蛋……说起来你看着跟我儿子也差不多年纪,怎么就这么喜欢生事?”


 


“……”槙岛的视线轻淡地滑开。“大概是我希望这世界变得更普通些吧。”


 


男人摇摇头。“我知道你是什么意思,我毕竟是个活了大半辈子的潜在犯,不对,现在已经死了呢。”征陆说着,自嘲地笑了笑,“总之我想说的是,就算你有道理,但我还是没法原谅你这样的家伙——因为你已经比我、比很多人都拥有更多东西和机会,可你只把它们用来伤害别人……”


 


银发青年眨了眨眼睛,未予置论。一辆车从远处行驶而来。


 


“不知道伸元受的伤怎么样了。”征陆叹了口气。“看这样子,应该是狡干掉的你了。那小子没事吗?”


 


“他大概能活很久吧。”槙岛平静地说,这时车在他们面前停住了。一些人开始犹犹豫豫地上车落座。征陆最后看了他一眼。


 


“呵……现在死都死了,我也不打算再操那么多心了。你也好自为之吧。”


 


征陆上车去了。年长者的话语并不温和,但却透着一丝超脱。果然潜在犯的身上才更容易看到人性的光芒,槙岛隐约地想。他停顿了一阵,也登上了那辆车,想看看它会把他带到何处去。是天堂还是地狱呢?


 


他在一个靠窗的角落座位上坐下。车子行进得无声而平稳,槙岛向窗外望去。


 


出乎意料,窗外闪过的并不是风景,而是一些片段的画面。那些是他在活着的二十几年里经历过的一些场面,走马灯一样在远处一幕幕掠过。


 


小时候读到第一本喜欢的书的时候。


 


第一次发现自己色相不会浑浊的时候。


 


结识泉宫寺丰久的时候。


 


看着自己的观察对象犯罪并被杀的时候。


 


崔求成第一天来到家里的时候。


 


……


 


槙岛把手指放在窗玻璃上,擦了擦因自己的呼吸而泛起的一小片水汽。从崔求成出现在这走马灯放映当中的片段开始,此后出现的情景里,他独自一人的情景变得少了,和崔求成两人一起的情景则多了起来。槙岛静静地看着窗外的无声电影,心想也许每个乘客看到的东西都是不一样的吧。他又记起征陆智己的话。


 


他拥有过很多东西,很多机会,但却没有珍惜。只把它们用来伤害别人。


 


的确是那样吗?


 


他并不是想要为反驳那指责而寻找一个反例。但看着窗外,槙岛的金色眼睛里有了些微难以明喻的光亮。他把额角歪靠在玻璃上,嘴角扬起了一点。


 


终点比路途漫长,死亡比生存漫长。但槙岛确实是个应该被千夫所指的幸运儿吧。世界的法则那样冷酷,而他又那样天真挥霍。害人无数,可最后竟也求仁得仁……他并不是一个身在福中不知福的笨蛋。


 


……呐,求成,你是那个反例吗?


 


车子开了很久,后来槙岛稍稍睡着了一阵,直到他被刹车的惯性晃醒。外面已经完全黑了下来。乘客们鱼贯而出,槙岛留到最后,起身下车。在逐渐消散的人流里,他忽然看到了一个身影。


 


是崔求成。


 


“旦那!!”


 


高个子男人惊喜地喊出了声,然后向他快步走过来。槙岛望着对方走近——他的得力助手依然是他们生死离别之前的样子,眉眼细长,肩膀宽厚有力。


 


槙岛望着他。不知为什么,槙岛觉得从身体深处涌起了一阵柔和的倦意,逐渐扩散到全身。那是一种放松下来的、安全的倦意,就仿佛有什么东西融化掉了一样。


 


“您也来了啊。”崔微笑。


 


“这里是?”


 


“终点站。”崔简单地说。“我也还没有弄得很明白,毕竟我也只是来了五天而已。”


 


“说起来的确……但感觉好像挺久的。”


 


“是感觉挺久的。”


 


两人互相凝视了一阵,然后,槙岛向前一步,差不多和他相同时间,崔求成也作出了动作,用双臂环住了他。很熟悉的动作,但却和以前又有不一样的氛围。槙岛放低了声音。


 


“五天来你一直都在这里等着吗,求成?”


 


“并不是,”崔老实地回答,同时重新拉开一点距离来端详臂弯里的自家旦那。“其实是这样——到了这边的世界,我们每个人的房间里都有一盏灯,假如在人世仍有谁在心中念想着你的话,你的灯就会亮着。”


 


“所以?”但槙岛已经猜到了那个答案。


 


“我的灯一直亮着,直到今天,我看见它灭了,就知道旦那大概是来了。”


 


“你就那么自信,知道念想着你的那个人一定是我吗?”


 


槙岛略带戏谑地仰起脸。


 


“因为我在那个世界已经没有其他的熟人了啊……”崔笑得坦然,“不过以防万一,我还是每天都过来这里瞧一瞧,怕和旦那错过了。”


 


“你是个准时的男人,从来不曾错过重要的会面,这次也是。”槙岛说。“我想喝你泡的红茶了,求成。”


 


“走吧,回去我给您准备。”


 


他们并肩走去。仍然沉浸在刚刚的那股温暖的倦意中,槙岛忽然想起,这正是每次当他快要走到家门口时的感觉。他想着到达之后要做的事情:沐浴、坐下来吃一些求成做的点心……他还想看看那盏奇妙的灯,不知道属于他的那盏灯,是不是亮起来了呢?


 


 


FIN


 


 


 


不是什么稀奇的梗,去年的这时候已经有很多人写过死后世界了……不过我还是想也写一下= ̄ω ̄=今天也是崔槙团圆的日子啊。所、所以,还是不虐的啦(自我安慰


老崔应该是跟小星星还有在诺娜塔上挂掉的那一群崔槙亲卫队队员(不对)一起坐车去阴间的吧(喂)不知道他们是不是生活在鬼灯的地狱里23333


死者长已矣,生者要HE!今年也继续爱老师,期待PP第二季和剧场版!



评论
热度(32)
  1. 你的背包松风+:.゜(*゚∀゚*)゜.:。+ 转载了此文字
    三三的灯会亮着吗
© 你的背包 | Powered by LOFTER